12月
11
牛文文:创新创业是改革开放的一种延续
148
牛文文:创新创业是改革开放的一种延续

“中国人民大学纪念改革开放40周年高峰论坛”于2018年12月8日在北京举行,创业黑马创始人、董事长牛文文出席并发表演讲。

他认为,创新创业与改革开放是一体的,创新创业本质上是改革开放的延续,因为它们的内核都是梦想、奋斗和创造力。他总结了新一代创业者与前辈企业家不同的四个精神特质,在肯定新一代创业者的创新意识的同时,他重申了创业黑马提倡的“融资能力与赚钱能力平衡、互联网思维与产业基础平衡”的创业价值观,呼吁创业者注意,与创新意识相比,责任意识更加重要。

牛文文:创新创业是改革开放的一种延续

以下为牛文文演讲摘编:

很荣幸也很高兴有机会回到母校,在纪念改革开放40年这样一个场合来汇报自己的心得。

给我的题目非常好,也是我最近一直在思考的一个话题,就是改革开放40年与创业创新之间的关系。从我的角度看,我们国家改革开放的历史,就是一部普通中国人有机会创业创新的历史。

大家经常说,为什么40年来,我们取得了这么大的发展和进步?我认为最最重要的是中国变成了全世界的创业大国,释放了普通人的创造力,让经济的主体结构和社会结构发生了变化。这一切的变化,有一个主轴,就是创新创业。

我分四个部分给大家简单汇报一下。第一部分,创新创业是改革开放的一种延续;第二部分,发现和培养新一代创业家是时代主轴;第三是新一代创业家与老一辈有什么不一样;最后是创新创业时代的一个特别重要的命题——探索符合中国特色的创业价值观。

牛文文:创新创业是改革开放的一种延续

创新创业是改革开放的一种延续

为什么说创新创业是改革开放的一种延续呢?这二者有三个关键词是相通的,构成了中国社会40年不变的主题。

首先是梦想。大家现在都讲中国梦,其实中国梦已经延续了很多年。这种梦想很大程度上就是使普通人有机会、有可能创业成功。这个中国梦,是社会前进最大的动力。

第二个就是奋斗。大家知道幸福是奋斗出来的。像我们从一穷二白到世界第二大经济体,背后最大的因素就是中国人民的勤劳和奋斗。我们总书记也把幸福是奋斗出来的作为国民精神提出来。这种奋斗精神在创业者身上体现得尤为明显,华为这家公司就是把“以奋斗者为本,长期坚持艰苦奋斗”作为企业文化。

最后是创造力。整体来讲,改革开放和创新创业都是释放普通人的创造力。普通人身上的创造力是非常大的财富源泉,这种创造力被激发出来,在商业上体现出来,成为最大的一个创富动力。创造力是一代一代、十年十年在推动中国发展。

梦想、奋斗和创造精神,我们在改革开放初期看到过,在创新创业最近这十几年也看到了。

那么,为什么创新创业在08年之后大家强调得更多?我的一个观察是,中国像全世界其他几个制造大国一样,开足马力之后必然会二次腾飞,二次腾飞本质上就是二次创业。

08年9月我离开《中国企业家》杂志刚创办自己公司的时候接受了一次新浪的访谈,主题就是中国需要来一次再创业运动。改革开放是第一次创业,2008、2010年以后,中国社会充满了分享财富的感受,但是创造财富的冲动有所衰退。一个国度如果分财富的人多,创富的人少,必然引起很大的问题。

从全世界的制造大国来看,70年代的美国,80年代的日本,90年代中后期的韩国,这三个经济体在当时的年代里面都是制造大国。可是石油危机之后的美国,中西部的钢铁厂和汽车厂都有点生锈,后来发生了什么呢?后来大家发现围绕硅谷的工程师+VC的这种创新和创业开始了,整个美国迎来了IT和互联网的一代。70年代中期的美国,年轻人从大学校园走出来,不再去大公司,直接去硅谷的车库创业。整个社会思潮,导致了美国这二三十年不断的超越。

日本在80年代,汽车业和家电业称霸全球,引起了很大的贸易纷争,美国逼着日本签署广场协议,汇率一夜之间升三倍。这之后,日本也发生了一个非常重大的变化。日本的年轻人没法再进入几大财阀公司终身就业,日本动漫、文化消费产业就出现了,日本就变得卡哇伊了,我们经常说日本可爱化了。你想家电和汽车业所代表的日本和现在卡哇伊的日本,那是完全不一样了。

1997年东亚金融危机之后的韩国也是一样的。韩国五大财阀倒了两个半,韩国年轻人没法去三星了,大家走上自由创业的道路。我们看到音乐、电影、游戏、服装带来了韩流崛起,是韩国年轻人把韩国经济第二次拉起来。

美国、日本、韩国都有过制造过剩之后的一次再创业。这次再创业,我们把它归结为青年创业加上消费社会的到来,加上软实力的出现,这三位一体,是一个世界潮流。

在2008年的时候,因为2007年次贷危机,中国的五百强出口企业碰到了很大的危机。这个危机到现在还没过去,但是一定会伴随再创业的社会运动。这个再创业社会运动不是因为年轻人没法就业,主要是国家成为一个世界工厂、向全世界出口制成品之后,碰到一个很大的全球危机,之后一定会内向发展,就是所谓的内驱社会。这是当时我们的预判。

后来大家都看到了,到2012年,整个中国社会波澜壮阔的“双创”就开始了,中国的确是来了一场再创业运动。我自己发明了这么一个指数,叫创业指数:以每年中国新增的适龄劳动人口做分母,以每年新增的创业者为分子,如果这个指数保持年对年的平稳或者略有上升,我相信中国的经济一定不会有问题,中国的社会也不会有问题。

一个国家年轻人或者新创造的公司数量在上升,其实比我们的KPI,比GDP都直观。现在大家到了稳就业的年代就更明白这个道理了,现在能解决就业的只有中小企业,简单来说就是创业公司。大的国企和大的民企都不太会大规模扩张来解决就业问题,年轻人的创业同时也是带动就业。

十年来,从08年到现在,我们培养了大概一万多名创业者,加上我们服务的社群,大概有十万家创业公司。这些创业公司平均雇佣的人数应该是300人左右,大小不一样。

你想这是一个很大很大的就业力量,而且它生生不息,每年总有公司衰落或者倒下,但总有人开始。从08年到现在已经无数波了,电商、团购、O2O、互联网金融、共享经济,现在共享经济又过去了,人工智能又来了,所以创业这件事是生生不息的。

牛文文:创新创业是改革开放的一种延续

发现和培养新一代创业家是时代主轴

中国社会这些年是怎么出现一批创业公司的?商业的迭代也是靠新的力量实现的。我们公司的使命和愿景,就是发现和培养新一代的创业家。我们要当星探,不要当追星族,我们要做明星孵化,不要等到后期。提前发现未来和有未来的年轻人,并且努力去帮助他们,这是我们的使命和愿景。

有一群中国的企业家、企业领袖和投资者、专家学者,跟我们一起在帮助未来,提前增援未来。中国改革开放40年,有全世界存量最庞大的企业家阶层,这是中国最宝贵的财富。这个财富是真正可以薪火相传,代代加速的。我们就做了一件事,批量发现并且来培养后来者。当我们还在讨论新经济的弊端时,其实新经济的王者的成人礼已经开始了。现在一代公司成长速度很快,往往七年左右就差不多能IPO。我们看到共享单车的尸骨,但是也能看到成功者的崛起。

怎么批量发现能长大的创业者——我们叫了不起的小人物?发现以后怎么赋能他们?我们这十年来一直沿着这15个字做,找出来,推出去,配得上,能成长,能成交。这方面,中国、美国、以色列最像,成功人士本能地去寻找在路上的刚开始的年轻人,要在他们身上发现未来,并且分享未来。这种社会氛围一旦形成,巨大的力量。我们改革开放初期是用了华人在全世界的财富和企业网络,华人华侨,现在我们本土已经有足够数量、足够能力、足够资源、足够生态的一个庞大的赋能体系,这个是我们的宝贵财富。

牛文文:创新创业是改革开放的一种延续

新一代创业家与老一辈有什么不一样的精神和特征?

我们理解,一个商业世界是由5种关键角色构成的:一个创始人有一个想法,他会找他的团队,之后他会想方设法去融资,去找股东,最终他会生产一种产品,他会形成他的用户和同行竞争关系,当然他一定要在一个土壤上开始他的生意,所以还有政府。这五者构成了企业家人群或者一代企业家人群的世界,而对它们的排序决定了精神气质的不一样。

具体来讲,我们比较了几代的企业,尤其中国,发现地派和天派这两种取向,在中国是非常大的代际交替。在创新创业之前,尤其是84年那一代,大部分的企业家基本是地派,他把客户和用户看得最重,薄利多销,厚积薄发,百年老店,这一切的价值观形成了我们过去传统的中国企业,而且这些企业本质上也不是中国的特色,日本、欧洲大陆工商文明比较长的国家,它的企业家优先看重的是用户、客户,客户给你的钱,打掉成本,才是利润。这种血液是我们第一代、第二代企业家身上有的。

可是互联网和创新这一代带来的是天派,特点是把股东看作第一位。阿里巴巴去美国上市,马总讲股东第一。所谓的美国商业伦理,我认为就是华尔街商业伦理,资本主义的本意就是资本或者股东或者投资人是最重要的驱动力,没有VC,没有天使,就不会有美式的创业。这种文化2000年到了中国,耳熟能详的互联网模式、风口创业,当美国有一个什么新的模式方向,VC自动把这种模式带到中国来风险投资,美式风险投资,很快会有一堆人融到钱去做这些事,最终一将功成万骨枯——一个领域只有一两家留下来,其他人可能都失败了。

这种股东至上的商业逻辑不追求百年老店,追求的是快速成长,快速死亡。像日本樱花般的哲学,开得绚烂,死得也要灿烂。VC最怕投了以后长得慢,最喜欢你快点上,快点卖,或者快点死,5+2七年就要退出,如果你七年还不生不死,这就坏了。

商业逻辑不一样,这是创新创业的一代和改革开放第一代最大的不一样。

我总结新一代创业家的精神和特质,有四个维度。

第一个维度,他们技术驱动的产业观察能力、产业洞察力非常强。像蔚来汽车的创始人,很年轻,理科背景,这种终局思维,导致他们能够快速革命性地升级一个产业或者改变一个产业,或者颠覆一个产业。其实很多创业者都是这样的,这是理工男的可怕,这些创始人是算力极强的企业家。

第二个维度,中国消费过度,早期创业者一般找市场,找用户,找需求,这一代人他们跟国家的趋势一样,会去供给侧寻求突破。他们往往能找到一种供给端被忽略的大规模闲置的社会供应资源,这种供应资源往往会产生巨大的能量。大家看拼多多和VIPKID这两个企业,就是分别发现了一种社会闲置资源。拼多多本质上是把商场的导购人员,还有一些线下的直销人员,年纪比较大的人,已经被边缘化了的人,把他们作为拼团的主要力量,从而快速崛起。VIPKid是把国外的幼教接到国内来,在中国他们能够发挥很大的效益。供给资源、社会资源的挖掘是服务业的基础,这在前辈企业家身上也不多见。

第三个维度就是资本驾驭。我们很多一代二代企业家,他们都是二十万起家,都是贷款,最多不过五十万,马化腾借五十万起家。这一代基本上都是花过一百亿人民币的,天使轮就上亿,A轮就上十亿,在短短五到十年里面要花掉百亿人民币以上。这种迅速融钱迅速花钱的能力是以前的企业家身上没有的。原先我们都是滚雪球,一点点的,这些人是第一次敢用亿级资本来做事的人,尽管可能会造成浪费。

第四个维度是管理、领导。管理是需要时间的,是严谨的科学。这一代人身上突破了很多东西,最重要的一个就是关于专业化和多元化的两维思考。这些人在C轮开始做生态,做产业链打通的生态,生态和平台意识,突破了专业和多元化这个多年的命题。第二点,组织和传统。过去的管理学,团队培训,搭班子,带队伍,定战略,是处于艺术级的,不是科学级的管理。但在这一代人身上,七、八年的公司都上万员工,它的管理团队是非常有活力的。怎么突破的呢?他们能够快速募集到多元的管理团队。你看滴滴团队里面是什么人,你看蔚来汽车是什么人,他们高层团队能够快速从外企、国企、民企里聚集。我们过去说这种团队有问题,其实没问题。

大企业能弥补人的缺陷。有一个著名投资人跟我讲,如果你一下融到十个亿人民币,你要在一年花完,你是能迅速弥补你的管理弱项的。如果你融到了,你的同行没融到,你是可以秒杀他的。我当时不怎么认同这句话,但是一再上演这些事。当年轻人掌握大资本的时候,快速补上管理上欠缺的一些东西。混乱的生机蓬勃——乱七八糟的,哪都是问题,但是生机勃勃,他用时间和速度来弥补很多问题,当然他会补课。

这是我对这一代创业家身上的四个维度的观察,这四个维度共同形成了他们的精神气质和他们的特质。

牛文文:创新创业是改革开放的一种延续

探索符合中国特色的创业价值观

我们说一代人做一代人的事,这代人做了他们该做的事。当然也有一些东西形成了我们的共同课题。我们尽管培养了一万多名创业者,但是适合中国本土经济和本土文化的,跟硅谷有点不一样的创业价值观,应该是什么样?风口创业造成了巨大的社会浪费,也造成了很大的争议,这是大家都能看到的。

前几年的创客文化跟社会责任之间的平衡也是很大的问题。一个创客是不需要考虑赚钱的,只考虑我有梦想,好像有梦想就是英雄。但是一个创业者最重要的还是要承担社会责任,我们不能轻言失败。一个人的失败,一个创业公司的失败,会造成很多人的负担。一定要坚持,我们黑马提倡的就是坚持比选择重要。我们认同的创业价值观是这样的,我们内部把它叫重度垂直。这个理念是我2012年提出来的,也算有点影响力。它本质上就是两个事,一个是希望创业者可以天地融合,你的融资能力和你的赚钱能力要平衡。创业最难的事就是你把等量的融资用时间变成等量的营收,进而变成等量的利润。

比如你融了一百亿人民币,什么时候可以变成一百亿人民币的营收,进而变成一百亿人民币的利润,这件事是需要十年二十年做成的。但是很多创业者不考虑这个事,他只考虑快速融资,快速上市,这个链条逻辑已经被颠覆掉了,已经不存在了。

这个时代再往下的创业者必须考虑,从融资第一轮开始考虑什么时候现金流平衡,你怎么赚钱,否则我们就是轻飘飘的创客,总是别人为我们的梦想买单。我们从来不为别人的支持买单,这是不均衡的。

还有一个是互联网思维和产业基础必须平衡。为什么呢?因为创新者很容易想颠覆别人,口上说改变世界,但是你想用互联网思维改变一个行业是远远不够的。本质上你对那个产业的认知是最重要的。中国所有的产业都能升级一遍,但是这种升级是需要有产业经验的。

一个年轻人写一个PPT后就要颠覆一个行业,我觉得这个太轻飘飘,没意识到产业需要漫长的积累。比如滴滴本质上是一家互联网化的出租车公司,你要认同这个定位,你就知道如果你的出租车公司的安全措施做得不到位,就是灭顶之灾。如果你认为你是一个互联网公司,不是一个出行公司,你这家公司一定走不远。

互联网不过是意味着在一个行业里面用更高的效率做事,它并没有改变行业本质,企业必须承担社会责任。如果新一代创业家意识不到这个事,中国社会一定不能广泛接纳他们。

最后我要回溯一下的话,那就是,中国是个创业大国,创业精神比创新更重要。因为创业本身,是你从0到1创办一个公司,并且生存下来,来雇佣员工,来回报股东,回报社会。创新是说你在创业过程中有了更好的想法和技术,从而更好地创业。我觉得中国现在对创新追求很多,创业者最缺的是创业精神和对创业责任的认知。对于成千上万的年轻人来讲,要让他们明白创业就意味着承担终身无限责任,必须对你的股东、员工负责,不能让单车在街上飘着,你说不干就不干了。这个事是老一代企业家不能接受的事情,也是中国社会不能接受的事情。

大家现在都明白创新创业是一体的,互联网世界和产业世界是一体的,改革开放和创业创新也是一体的,同时,创业者的责任意识应该大于他们的创新意识。在这个基础上,我觉得未来中国的创新创业一定会更好。谢谢大家。